亚洲一区在线日韩在线

<span id="cmnqu"></span>
  • <legend id="cmnqu"><i id="cmnqu"></i></legend>
  • <span id="cmnqu"><sup id="cmnqu"></sup></span>
  • <strong id="cmnqu"><output id="cmnqu"><div id="cmnqu"></div></output></strong>
    <track id="cmnqu"></track>

    1. <optgroup id="cmnqu"><i id="cmnqu"></i></optgroup>
      <track id="cmnqu"><em id="cmnqu"></em></track>
      首页 >> 作家作品 >>文學評論 >> 風景中的自我——評蘇娜的詩
      详细内容

      風景中的自我——評蘇娜的詩

      时间:2020-09-18     作者:李建周【转载】   来自:河北日報

      1600392244347364.jpg

       

        蘇娜的詩歌世界由一幅幅可視化的田園風景構成。從大地到天空的自然風物貫穿其間,山川日月、河流湖泊、草木莊稼、陰晴雨雪在詩歌中鋪排渲染成詩意流淌的畫面,其中河流和陽光引領著自然萬物的生命合唱。這里的風景并非是游覽或者觀賞對象,而是詩人自我生命的展開方式。

        現代詩歌中的風景,并不是一種士大夫式的留戀光景、吟詠風物,而是一系列充滿文化趣味和個人經驗的景觀?雌饋砗孟褡匀欢淮嬖诘娘L景,背后隱藏的是那個對之進行觀察和描摹的孤獨的靈魂。走向風景的詩人更能深入體味“與這世界的隔閡”“拿起一根樹枝/企圖攔截河流/讓煩躁的世界重新排列/劃開的只有自己的倒影”(《靠近河流》)。風景和身體的神秘對應,使得詩人往往把外在的風物轉變成內心的風景,成為自己精神生活的一面鏡子。在靜默的天空與大地之間,隨風而動的是詩人疲憊焦灼的心靈。世事的沉浮“就像黑洞把靈魂/鎖定、吸引、壓縮”,融入滄桑卷入時空旋律飄然遠去,所以詩人要“順著心靈的扶梯/去尋找未被世俗沾染的自我”(《旋律》)。這種詩歌方式并不指向人性深處的糾葛,而是見證了人們日常生活中的情感狀態和心理模樣,成為詩人實現自我生命救贖的方式。

        風景本身在蘇娜的筆下并不構成尖銳的對峙,與自然風物構成對立平衡關系的是個人生活中“虛浮的世界”,F實生活內在的分裂性,往往使得詩人在呈現個人經驗時無法避免心靈的重負。蘇娜已經意識到沉浸在個人內心情感的危險,于是開始轉向與周遭風景的對話,經由對生命中明媚與憂傷的反芻,走向一條更為真切地呈現個人心靈歷程的道路。蘇娜的詩句中沒有那么多沉重的焦慮和刻骨的傷痛,或者說作者對精神的尖銳性有意做了淡化處理。正是這種帶有某種精神修煉性質的寫作,使得詩人“喜歡踩著光走路/不再會被黑暗挾持”(《落滿一地的陽光》);在寒風凜冽的時候,忙著迎接春天的人會被陽光點燃(《立春帖》);而在麥香四溢的時節,夏天會在一棵麥穗里打開通道,“生命的情韻在明媚的麥田里緩慢流淌”(《我的麥田》)。這些詩意的想象將生命靈性與自然風物直接聯系起來,在物與我的對話中穿越日常生活的幻象,銘刻下個人生命的歷程。

        隨著時間鏈條的延伸,蘇娜的筆觸開始指向記憶中的風景,追溯與自己血脈相連的故土家園。在《老井》《老土墻》《村東到村西的距離》等作品中,詩人順著歲月的井繩勾勒出搖來晃去的童年時光,濕漉漉的青石板上挑水的姥姥,落滿枯枝老土墻內生活的爺爺,從村東到村西撫摸過每一寸土的奶奶,都在記憶深處慢慢浮現,彌漫著感人的血緣情感,牽扯著不舍的文化根脈。沒有大苦大悲的夸張情節,卻有一種可信與安穩的內在溫情!拔ㄓ羞h處飄來的鐘聲/讓生者豁達,讓死者超脫”(《十方院》),一種超脫生死的生生不息的生命韌性,讓忙碌的人們增加了不少生命的感悟。雖然寫過《古城墻》《從高嶺出發》等作品,但蘇娜的興趣并不在文化的挖掘,而更愿意把歷史風景打上個人精神的印跡,呈現一種“靈魂隨著空氣在歷史中蕩漾”的狀態。

        在日常生活與自然風景之間梳理生命的紋理時,蘇娜的詩歌始終有一種自我提升的“向高處”的力量。一旦遠離喧囂的都市走向廣闊的自然,心中的塵埃一下子就會蕩滌干凈,“一抹金黃從心里飄起,一種指引/讓我接受陽光的洗禮”,追隨生命的指引不斷走向高處,“一直走進那片碧藍天空”(《向高處》)。這種向上的精神力量讓人從碎片化的生活中沉靜下來,在詩意的曠野被遠方“一些看不見的事物”擊中。承載著自由與夢想的遠方,隱含著一種生命的內在秩序,也正是這種發現與體認,讓人感到一種久違的幸!霸诙鄠,你是幸福的/因為你在這里埋下了兩種東西/一種叫守望,一種叫向往”(《路過多倫》)。發自內心的幸福感幻化出人與自然的共鳴合唱“萬物在層層疊疊的云中/變成燦爛一片”(《一路向北看云去》)。這些體驗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很多人發現這樣的幸福感已經被日益緊張的生活節奏所淹沒。

        依托向高處的精神底背,蘇娜詩歌中的自我意識并不分裂,作品具有一種撫慰人心的力量。詩人一方面直面內心真實的感受,“靜靜地愛上了孤獨”,另一方面又“點燃心中那一束光”,兩者的并置構成一種特有的文化生存模式。而對日常生活中小確幸的堅守,使得詩人可以抖落身上的塵土,“做一個被時間慢慢放下的人”,既可以獨坐于枯樹之旁,直到無邊的黑夜在身邊蔓延,也可以坦然在寂靜的盛夏晾曬內心的舊事。從現代性視野來看可能會覺得力量感不夠,但是這些作品在生命的體悟中,接續了某種在文字中怡養性情的傳統風神,給細心讀者的心靈暗處投下一抹詩意的光亮。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網
      亚洲一区在线日韩在线
      <span id="cmnqu"></span>
    2. <legend id="cmnqu"><i id="cmnqu"></i></legend>
    3. <span id="cmnqu"><sup id="cmnqu"></sup></span>
    4. <strong id="cmnqu"><output id="cmnqu"><div id="cmnqu"></div></output></strong>
      <track id="cmnqu"></track>

      1. <optgroup id="cmnqu"><i id="cmnqu"></i></optgroup>
        <track id="cmnqu"><em id="cmnqu"></em></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