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一区在线日韩在线

<span id="cmnqu"></span>
  • <legend id="cmnqu"><i id="cmnqu"></i></legend>
  • <span id="cmnqu"><sup id="cmnqu"></sup></span>
  • <strong id="cmnqu"><output id="cmnqu"><div id="cmnqu"></div></output></strong>
    <track id="cmnqu"></track>

    1. <optgroup id="cmnqu"><i id="cmnqu"></i></optgroup>
      <track id="cmnqu"><em id="cmnqu"></em></track>
      首页 >> 文學講堂 >>現代文學 >> 王萬舉答客問25:從蔣瑞杰的詩說到新詩的發展
      详细内容

      王萬舉答客問25:從蔣瑞杰的詩說到新詩的發展

      时间:2020-09-03     【原创】



      王萬舉,著名學者、作家,“文化創意學”系列學科的創立人(以下簡稱:王)


      郝小學,全國新媒體聯盟主席(以下簡稱:郝)


      郝:王先生,你在講文化創意學中多次提到詩歌,也多次提到蔣瑞杰這個詩人。蔣瑞杰……


      王:蔣瑞杰是一位有影響的詩人,他的本職工作是一位檢察官,在河北省工作。他堅持業余創作詩歌幾十年,至今已出版了四本詩集:《歲月的回聲》《流向永恒的遙遠》《心島的綠藤》和《流灑的思緒》,曾獲得全國檢察機關精神文明建設“金鼎獎”一等獎。我讀了他這四本詩集中的大部分作品及四篇由四位專家作的序,對他的詩一個共同的評價就是“情真意切”。


      1599102878489949.jpg

      郝:你這不是“大白話”嗎?


      王:是大白話,但做到并不容易,能得到這個評價的詩也并不多。那些所謂“靜穆幽遠”無病呻吟之作,“都無須來作比方”。古人云:詩者(實際指所有的藝術形式),志之所之也。美學和文藝學把《詩序》上的那一大段話(……發言為詩,言之不足則詠歌之……)作為藝術分類的最初認識,說明“志”(功利)是“詩”(藝術)的根本,而情則是詩及一切藝術的表現形式——“志”與“情”不可分……


      1599102879696727.jpg

      郝:等等!這幾句需要多解讀一下。


      王:意思是:詩序上那段著名的話,是在談詩,又是指一切藝術。所有的藝術形式都是“言志”,沒有不含功利的藝術——或物質的或精神的,或階級的或人類的或”小我”的。蔣瑞杰的詩之所以被評價為“情真意切”,是因為蔣詩所含的情包括或積淀著社會生活的本質、規律,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大我”的功利。


      1599102875296013.jpg


      你看他的政治抒情詩(《放歌西柏坡》《公仆頌》等),雖屬個人獨唱但與人民呼聲和弦;你看蔣詩中的“鄉戀”,美的描摹中皴出善的畫卷……情的真切,意的誠懇,并非指“志殘”的呼天搶地,也不應是生命個體的欲望發泄。蔣詩所言之“志”,乃是從青年到壯年對黨、人民、祖國,對他所供職的檢察事業深沉的愛,從中可看出個性的、情感的“我”與階級的祖國的價值觀的高度的一致性。


      可以說,不經過長期黨性和人民性的鍛煉,是寫不出這樣的詩歌的。中國檢察官文聯(還有這樣的機構?我十分驚喜。┲飨瘡埜菊f:蔣的努力“為實施以文育檢帶了好頭,做出了貢獻”。好一個“以文育檢”!我以為,這就是以代表著先進文化前進方向的“大善”教育、感化我們的檢察官隊伍。因之,我們需要成百上千的蔣瑞杰式的檢察官——詩人。


      1599102877877621.jpg

      郝:順著這個話題,王先生,你看重蔣瑞杰的詩,是不是因為蔣詩符合你所認為的新詩的發展方向?


      王:可以這樣說。我以為,自由體詩先要“固本”,即要把古體詩的言志及形式上的押韻、節奏感、多用比興等繼承和發揚光大。須知,那些“原則”都是有心理學依據的。自由不能失重,F在談自由體的方向,重要的不是開列一個多向的單子,而是規范、限定。



      郝:你這個說法好新鮮!與眾不同!


      王:我并非故意嘩眾取寵。規范舞步,才不至于形成“散步”。我認為,自由體詩歌發展的當前課題是規范而不是什么創新。你不感到那些爛捧“睡你”之類“詩句”的詩評家們昏到家了嗎?



      郝:可是,你多次說,藝術(當然包括詩歌)的總趨向是“文化化”,即走向亞藝術。


      王:這沒錯。但這是從文學的整個運動系統說的!皝喫囆g化”的含義很復雜,“人人都是詩人、作家”這一文化現象標志著社會的進步——雖然以作品的良莠不齊為代價;它又是全面提升水平的開始。奔向小康的“大我”(核心價值)和戰爭年代的“大我”當有不同,但“四個歌頌”仍然是時代所需要的主旋律。因之,追求“政治抒情詩”的高質量(情真意切)將成為詩界的潮流。



      郝:你說的“亞藝術化”是否也包括寫生活、寫花鳥魚蟲、寫自然的越來越多了?


      王:我的意思是說,“無病呻吟”的“詩”太多了。不是說寫生活就出不了好詩,開國領袖的愛情詩就很好,歷史上“寄情山水”的詩也有許多名篇,蔣瑞杰寫生活的詩也受到了不少詩評家的稱贊。當然,我并不是說在生活題材中在山水題材中也寫金戈鐵馬,而是主張任何題材的詩都應寫出美感,只是美的形態各異而已;或者說只有含有美感的文字才算詩。


      郝:很有啟發。謝謝!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網
      亚洲一区在线日韩在线
      <span id="cmnqu"></span>
    2. <legend id="cmnqu"><i id="cmnqu"></i></legend>
    3. <span id="cmnqu"><sup id="cmnqu"></sup></span>
    4. <strong id="cmnqu"><output id="cmnqu"><div id="cmnqu"></div></output></strong>
      <track id="cmnqu"></track>

      1. <optgroup id="cmnqu"><i id="cmnqu"></i></optgroup>
        <track id="cmnqu"><em id="cmnqu"></em></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