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一区在线日韩在线

<span id="cmnqu"></span>
  • <legend id="cmnqu"><i id="cmnqu"></i></legend>
  • <span id="cmnqu"><sup id="cmnqu"></sup></span>
  • <strong id="cmnqu"><output id="cmnqu"><div id="cmnqu"></div></output></strong>
    <track id="cmnqu"></track>

    1. <optgroup id="cmnqu"><i id="cmnqu"></i></optgroup>
      <track id="cmnqu"><em id="cmnqu"></em></track>
      首页 >> 專題創作 >>脫貧攻堅 >> 太行山上掛紅燈——阜平脫貧攻堅紀事之一
      详细内容

      太行山上掛紅燈——阜平脫貧攻堅紀事之一

      时间:2020-07-06     作者:關仁山【转载】   来自:文藝報

      作者關仁山在阜平縣定點扶貧村駱駝灣村與顧寶青合影


      1594032662186903.jpeg

      作者關仁山(右一)在阜平縣扶貧定點村胭脂洞村采訪村民


      唐榮斌老漢和顧寶青大娘怎么能想到, 2012年12月29日,一場瑞雪,竟然使駱駝灣的世事全改變了。

      這一天早上,天很冷,風很響地拍打著門扇。下雪了,雪花紛紛揚揚,雪落太行靜無聲,瑞雪兆豐年!

      唐榮斌和顧寶青夫婦仰臉望著雪花。他們夫婦有個小秘密, 就兩天前,駱駝灣村支書顧潤金到家里來,讓他們稍稍準備一下,有上級領導來慰問,哪位領導沒說。雞叫二遍,他們起床,唐榮斌從炕上爬起來,穿上破舊的棉衣,拿起小笤帚疙瘩,將自己土啦光嘰的棉衣打掃干凈,顧寶青換了一件新衣裳,凌亂的頭發梳得規整锃亮,臉上皺褶舒展開了,透著少有的紅潤。

      吃了早飯,顧寶青簡單清理一下屋子,其實,昨天就用麻布擦了一遍,這陣抬頭又看見房頂到處是灰塵和蛛網,她讓唐榮斌用小笤帚劃了兩下,干凈多了,然后就抬頭望了望窗外。

      太行山山頂已經被皚皚白雪覆蓋了!

      太行山的冬天有下不完的雪。這道山谷,拐到駱駝灣這里開始瘦了,瘦得只剩下一道細細的梁。脊梁彎曲的山頂,有點像駱駝的脊梁,山峰突兀,疊嶂錯落,早晚霞光照耀,遠看就像一個臥著的大駱駝。到了歪頭山那邊,山體陡峭,地勢險惡,無路可走。但是,有許多怪獸奇鳥出沒。比如大鳥蒼鷺,就喜歡在駱駝灣山澗飛翔。

      太行山見證了這個普通村莊的變遷。明代洪武年間,因衛河碼頭,駱駝商道得名。村南的幾座山峰稱“遼道背”,南有駝梁,東有橋瀑,西側60公里就是山西五臺山了!斑|道背”上的落葉松、槐樹、楊樹越發顯得朦朧,如果碰上雪天,白白的雪掛異常美麗。

      喜鵲呱呱叫了兩聲,震落院里樹上的雪粉,飛向空中消失得無影無蹤了。顧寶青驚喜地喊了一聲:老頭子,你看,喜鵲!

      唐榮斌佝僂著腰鉆出來,仰著白發斑斑的頭顱,什么都沒有。他以為是大雪反照的強光,刺花了眼,使老伴兒產生了幻覺:寶青,喜鵲在哪?瞅花眼了吧?

      顧寶青笑了,抬手指著:你這二五眼啊,你看,你看,兩只呢!

      喜鵲呼啦啦飛過,唐榮斌的眼睛還是迷迷糊糊的。

      顧寶青嗔怨說:唉,你啥都瞅不見!快去吃藥吧!

      唐榮斌要把精神集中到內心,而不是在眼睛上,呵呵一笑說:那好啊,看到了,雙喜鵲到必有喜事!說著,回到破爛的石屋里吃藥。主臥門口放著一個小柜子,上邊擺滿了大瓶小瓶的藥品,那是唐榮斌吃的藥。唐榮斌記性不好,吃藥都是顧寶青分好、包好。

      顧寶青背靠著院里的巨石看雪,臉上充滿了期盼。莊稼人的生活啊,什么時候才能改變呢?

      顧寶青的目光落到自家破落的房子上,心情立馬沉重起來。雪花和喜鵲是浪漫的,破敗歪斜的舊房子,又讓她的思緒回到冷酷無情的現實。 她記得,自從她嫁到唐家,房子就沒有翻修過,舊房山墻上裂開了大口子。如果趕上雨天,房頂滴滴答答地漏水。她家有三小間屋子,黑黑的墻壁上掛著玉米棒子和紅辣椒,一盤土炕占去一半,火炕上幾乎不能藏任何東西, 種土豆和玉米用的家什散亂擺放在角落里。兒子分家閨女們出嫁以后,她不知道把那只破箱子擺在哪兒,索性就擺在堂屋的原處,冬天往箱子蓋上壓大白菜,夏天放被子和棉衣,再用一塊灰布罩住。顧寶青認為自己是個苦命的女人,要了一輩子的強,自己蓋不起房,兒女也蓋不起房!貧窮總是讓她在眾人面前抬不起頭來。領導慰問,在她的理解等于憐憫,讓別人憐憫自己總是不光彩的,這讓領導看見這破屋爛舍,將是一件多么尷尬難堪的事情!

      唐榮斌吃了藥,抓了一把掃帚哧啦哧啦掃雪。在顧寶青看來,老唐就是沒心少肺,整天傻吃蔫睡的。

      顧寶青卻彎腰捧著大團的雪,往黑洞洞的墻縫里填。唐榮斌愣了,這個從不莽撞的婆娘,今天犯的是啥神經?雪化了,房子里該滲水啦,你是不是傻?

      顧寶青拍打幾下粘泥帶雪的手,對著掃雪的唐榮斌說:這房子太破了,人家客人來了,瞅見這大窟窿小眼的,多不好意思啊。

      唐榮斌說:你呀,死要面子活受罪!凈幫倒忙,人家領導慰問,就是看我們房子有多破,家有多窮,你日子富得流油啦,還慰問你干啥?

      顧寶青七上八下的心稍微安穩了一些,嗔怨地瞪唐榮斌一眼:沒骨頭的貨,受窮的腦袋!

      唐榮斌沒吭聲,繼續掃了一陣雪,然后挺直腰,揉了揉發木的太陽穴,腦子一片空白。他嘆息了一聲:唉,阜平都窮啊,能是我老唐一人的錯嗎?過往啊,扶貧干部經常慰問,有啥大驚小怪的呢?

      顧寶青不吭聲了,撿起笤帚嘩啦嘩啦地掃雪。

      唐榮斌掃到門口,一探頭,瞅見胡同里的泥土小路被雪蓋得嚴嚴實實。唐榮斌用手扒拉著墻頭上的雪。石頭墻壁七擰八歪,參差不齊,一片破敗景象。

      唐榮斌和顧寶青夫婦是河北保定阜平縣龍泉關鎮駱駝灣村的普通農民。果然,普通的人遇到了大喜事。

      這一天,習近平總書記就到了他們家,唐榮斌和顧寶青太驚喜了,說領導來慰問,做夢也不敢想是習總書記來他家慰問。

      天氣寒冷,溫度是-13℃。習近平總書記踏雪到來,讓唐榮斌一家倍感溫暖,終生難忘。這些莊稼人似乎忘記了勞累和憂愁,臉上充滿了激動和歡喜,各自欣喜地盼望著出現新生活的契機。

      習近平總書記在她家盤腿坐在炕上的火盆一旁,噓寒問暖。習總書記給他們家帶來了一桶食用油,一袋50斤的白面,炕上一床嶄新的棉被和一件軍大衣。唐榮斌和顧寶青記得,那天雖然很冷,還下著雪,但是她們家小院像過年一樣喜慶。一臺21英寸的彩電,是唐榮斌家惟一的大電器,習總書記讓他打開電視,問他能看幾個臺,還問到家里的電話能不能打長途?唐榮斌說:能打長途!習總書記還叮囑唐榮斌,把小孫子的教育搞好,希望就在下一代,下一代要過好生活,首先得有文化。

      顧寶青記得習總書記在駱駝灣講過的話,“只要有信心,黃土變成金”,信心多么重要,他們永遠記在心里了!

      雪住了,唐榮斌和顧寶青站在自家門口,欣喜地望著自家小院,聽自己的心跳:天哪,這不是做夢吧?

      習總書記還在駱駝灣看望了陳得印和唐宗秀夫婦一家。習總書記進屋就坐下來,與他們親熱地聊天。唐宗秀家,一張土炕占去半間屋子,炕上擺著一個取暖的火盆,余下半間,擺放著兩個柜櫥和一張桌子。習總書記問他家種了幾畝地,糧食夠吃不夠吃,養豬了沒有,還問到他們有什么要求沒有?

      唐宗秀家門外的小路,用石頭鋪砌而成,走在上面深一腳淺一腳,她特意扶著習總書記緩緩走出門外,她說總書記慢著點走。習總書記也叮囑她說,路滑,你也慢著點走!

      天黑了,日頭一下子掉進太行山背后,天空開始疏淡,如奶液注了清水,薄薄的亮色透出來,漸漸地,天上亮出幾顆星星,漸漸地,一輪很大的月亮走進人們的視野。

      駱駝灣人,到了夜晚心情都不能平靜,人們奔走相告,一群一伙,說笑,議論,喧騰的人聲,將死氣沉沉的駱駝灣激活了!人們懷著對未來生活的激情,對幸福生活的向往,開始做著屬于自己的規劃和準備。

      大雪無鄉,阜平有幸!

      雖是寒冬,可是阜平大地已經聽到滾滾春雷的涌動。是啊,全國脫貧攻堅的號角,從阜平大地吹響!

      世界上沒有絕望的處境,只有對處境絕望的人!

      面對困難,中國人不會屈服,河北人不會屈服,阜平人不會屈服,為了革命老區盡快脫貧,可走千山萬水,可說千言萬語,可吃千辛萬苦,可用千方百計。河北省委省政府立刻成立阜平扶貧攻堅領導小組。省委副書記趙勇擔任組長。1月7日至9日,省委書記張慶黎到阜平縣深入調研,研究解決扶貧開發工作的困難和問題。1月23日,阜平縣召開脫貧致富奔小康動員大會。組織動員全縣21萬干部群眾,向貧困宣戰,向小康社會進軍!

      唐榮斌聽顧潤金支書說,當時的駱駝灣有608口人,428人為貧困人口。2011年村民年均純收入只有900多元。駱駝灣是一個特困村。每家那一灣山坡地,對于靠天吃飯的山民,如同金子一般珍貴!駱駝灣與整個阜平縣的貧窮,是有原因的,除了耕地少,人均半畝地,生產農產品比較單一,玉米、大豆和土豆,混個溫飽都困難,別說富裕了。山民熱愛家鄉的一草一木,山山水水,可是他們的生存意識往往只是活著的意識,他們沒有想過,一個自然條件好的山村,怎樣才能利用現有資源活得更好呢?

      房子破,不丟人,有了錢,蓋新房。顧寶青不再羞澀和自責,駱駝灣哪家不是塌墻爛院?黃泥石頭屋子,低矮、破舊,已經年久失修,破敗不堪。院子里有一塊碩大的石頭,像一塊磐石,死死堵著他們,讓人喘不上氣來!家庭不富,有看風水人說,這塊大石頭壓運,不僅壓老兩口,還壓唐家后人運氣!顧寶青看著石頭不順眼,心里燒著火一般焦灼。她想找人把巨石用吊車拉走,兒子唐俊峰聯系了保定曲陽,只有曲陽有這種吊車,那地方賣石頭出名,曲陽回話說,用兩輛100噸的吊車,得花一萬塊錢呢,老兩口嚇住了!在巨石和資本面前,唐榮斌和顧寶青感到自己的渺小無助。后來,又有人過來看風水,說多虧了這塊大石頭,給他們家帶來了喜氣和好運!唐榮斌把看風水的罵跑了,滾吧,瞎子算卦兩頭堵,我們不信歪不信邪,老百姓只信共產黨!顧寶青瞅著那塊巨石又順眼了,常常過去撫摸一陣,心情好,連石頭都有了溫度!顧寶青生性賢惠,一輩子不知道挑別人的不是,感情總是貼著家人感情,如果得別人一點好,她的心就感激得如熱鍋里的水,沸沸揚揚。其實,顧寶青對唐榮斌也是滿意的,老唐雖然身體不好,但心眼好,憨厚、實在、勤快,跟著這樣的男人,討吃要飯也是放心的。

      山高高不過天。風雪過去,天空湛藍湛藍的。這一次,唐榮斌和顧寶青覺得,奇跡真的出現了,他們很清楚,習總書記來了,而且到了他家,老唐激動得心就要從喉嚨里蹦出來,對于駱駝灣每個農民來說,盡管重要的還是勤勞,勞動讓每一天節奏緊張起來。但是,駱駝灣人最困難的日子終于熬到頭了。

      習總書記離開駱駝灣,僅僅兩周時間,駱駝灣被納入國家級重點貧困村。

      政府很快行動起來了,在唐榮斌和顧寶青的印象里,領導來了一撥又一撥。春節剛過,駐村干部張玉奇帶領三名省委辦公廳同志到了駱駝灣。他們先是入戶走訪,了解每戶實際情況,然后召開黨支部和村民大會,共同制定目標。張玉奇組長有著特殊任務,需要給大家完成十件好事。

      鳥兒戀舊窩,更不用說人了。駱駝灣村和顧家臺,進行了就地改造,村民不用再搬遷到別處。這讓駱駝灣老百姓歡欣鼓舞。政府幫助老百姓蓋大房子,蓋好房子!這讓顧寶青臉上有了喜悅,紅潤的喜悅。唐榮斌老漢眉頭中間的疙瘩舒展開了。

      土地流轉,他家的玉米地變成了菌菇大棚。顧寶青在小吃街攤黃子。有事干日子過得也快,轉眼就是6年!

      2018年春天,傍晚時分,一切都安靜下來了,顧寶青回到家,天還沒有黑,家里人已經吃完了晚飯,飯是大女兒唐俊娟做的,飯在鍋里熱著,顧寶青說她在小吃街吃了,然后俯身在唐榮斌耳邊悄悄說:老唐,你感覺好點嗎?

      唐榮斌睜眼望了望顧寶青,眼神發直,喃喃道:你吃飯!

      顧寶青難過地低著頭,唐榮斌不知怎樣安慰她,可能看男人病情加重有些擔憂。唐榮斌問:寶青,你哪不舒服嗎?

      顧寶青馬上意識到自己不正常,打起精神來,笑了笑:我沒事兒,就是惦記你的身體哩!

      唐榮斌長長呻吟一聲:唉,別惦記,過去我們窮,今天日子好了,營養跟上了,身體會好起來的!

      顧寶青聽見窮字就過敏了,嘴上啰嗦著:人窮不如鬼,酒淡不如水!可不愿意再回到那個日子啦!

      唐榮斌不高興了,悻悻道:眼下這不富裕了嗎?嘴里竟是窮啊,鬼啊,我看你是得了窮病啦!

      顧寶青被逗笑了:這不是窮怕了嗎!

      唐俊娟不高興了,老爸病成這樣,咋嘴上老掛著鬼呢?多不吉利!媽,你跟爸說點高興的事兒!

      顧寶青說:好,說高興的事,眼下凈是高興的事兒!

      唐榮斌就把話題扯到房子上。是啊,老兩口目光落在新房上,這新房,大大的客廳,廚房也寬敞,圓桌、木椅、沙發、衛生間、座便器、洗澡的花灑,一應俱全,哪兒哪兒都隨心,看也看不夠!

      唐榮斌吃了藥, 心里暖暖的,整個人有泡在烈酒里的感覺。心里有說不出的踏實和寬慰,就能香香甜甜地睡去。

      2018年清明之前,天氣轉暖。河流差不多完全解凍,解凍的小河變得寬闊起來。河邊的楊樹、柳樹已經萌生了綠意,梯田的向陽坡上,青草已經拱出了黃色的地皮。雞叫二遍,駱駝灣人起床,煮早飯的時辰,顧寶青聽見雞叫,慢慢睜開了眼睛。

      唐榮斌精神了一些,說飯后要到村里遛遛。唐榮斌連續躺了半個月了,吃了大把的藥,一把老骨頭又有了力氣,翻身自如,腦袋瓜一點點清醒了。顧寶青欣喜無比,她跟小吃街領導請了假,領著老唐遛跶遛跶。唐榮斌能夠起床了,還說了好多熱絡話,讓顧寶青心中格外激動和幸福,她不知該說什么了,便攙扶著唐榮斌的胳膊,一直走到東村口。

      柳絮紛紛揚揚,在太陽和藍天間游蕩。鳥兒在樹枝上嘰嘰喳喳地叫著。

      唐榮斌挪著腳走過來,沉重地邁著碎步,他覺得人老了先從腿上老,還有一些特征,躺下睡不著,坐著就打盹兒,老事忘不了,新事記不住,顧寶青路過自家老宅,又想起過去孩子們拜年的尷尬事。因為貧窮,低人一等,在眾人面前總是抬不起頭來。她觸景生情,一種懷舊的情緒彌漫在她的心頭,她又嘮叨了好半天,說到院里的巨石一旁的柴火垛。困難的時候,唐榮斌喝兩碗稀湯,就愁眉苦臉下地干活了,顧寶青寧愿自己少吃,也不愿讓老唐吃不飽,因為他在山坡干活,顧寶青有時也去地里干活,她畢竟是女人,地里的好多活干起來相當吃力,有的重活根本干不了。老唐每次到田里干活,都砍一捆柴回來,每天一回,每一回一小捆,日子長了,就垛起規模不小的一大垛。老唐望著高高柴垛,享受著勞動帶來的榮耀。有一次,老唐屁股后面補丁被山柴劃破了,肉露在外面, 顧寶青被逗笑了,笑得前仰后合。她說不上多會針線,就胡串了幾針,讓開線的褲子遮住丑。無論窮還是富,唐榮斌覺得勞動是充實的,不勞動就空虛,兩種勞動態度互為映照。

      一陣猛烈的咳嗽,打斷了唐榮斌的思索。唐榮斌嘆息了一聲說:我們家啊,有錢的當官的親戚,都是七不沾八不靠,攀附那個高枝,想都別想啦!還是我們自己的勞動最可靠,我看啊,憑勞動吃飯最踏實、最幸福哩!

      顧寶青聽著很舒服,夫妻間這叫三觀相合!

      唐榮斌不耐煩地擺著手說:寶青,別提那些陳谷子爛芝麻的事了,那是老黃歷啦!如今駱駝灣在2017年就脫貧了,今年是2018年,脫貧攻堅上臺階的時候啦!你還有啥不知足的?

      顧寶青微微一笑:知足,知足!你的身體好起來,我就更知足啦!

      顧寶青和唐榮斌緩緩走著,轉動著靈活的眼睛,回頭望了望氣派的新房,心里就敞亮,從內心講,顧寶青對目前現狀已經很滿足了,她跟老唐商量,2019年春節好好過一把。春節,對于中國人來說,家人團圓,還有親戚客人登門,人氣興旺,則說明這家人聲譽可敬。過去,年好過,節好過,日子難過,F在日子也好過了!顧寶青想讓嫁到內蒙的二閨女一家,嫁到王林口鎮的三閨女一家,嫁到阜平鎮的大女兒唐俊娟一家,還有本村的兒子唐俊峰一家,都一起過來拜年,好好熱鬧一番。全家春節大團圓,這是她和老唐多年夢寐以求的事啊,今年終于可以實現了!在顧寶青的意識里,屋子寬大、敞亮,冬暖夏涼。家庭是女人的靠山、幸福的港灣,我們是普通的家庭,有普通的幸福,這就夠了!

      唐榮斌和顧寶青路過村委會,見到了駐村干部劉華格,他們與劉華格打了招呼,就看見劉華格上車走了,第一書記多忙!唐榮斌為人厚道,當他看見家里富了,搬入了新房,有吃有喝,老宅變成“第一大院”,每年5萬租金,4畝土地流轉有分紅,他在民宿工作,寶青在小吃街攤黃子,都拿工資,現在只有高興,沒有憂愁,可是,他們并不知道扶貧干部是怎樣地奔波與煎熬,他們普通人只是沉浸在脫貧的喜悅中了。唐榮斌說:寶青啊,你說我們日子好了,是不是應該感恩?感謝縣里鎮里村里那些好干部,特別是那個省委來的張玉奇,村里的顧潤金老書記,縣委郝國赤書記、劉靖書記,瑞利書記,賈縣長他們多辛苦!操了多少心!我們家的門坎兒都踢破了,可別忘了人家!

      顧寶青頻頻點頭,她是見證人啊。唐榮斌和顧寶青都記得,那是2015年,郝國赤書記親自到他們家,談政府欲租用他家的老宅,說是要建成“第一大院”,每年租金5萬。當時,唐榮斌還不懂“第一大院”的意義,是被這5萬塊錢驚住了,心中怦怦直跳,這是多么令村人眼紅的事情啊。后來,看見那么多游客過來參觀“第一大院”,他忽地明白,這不光是錢的事,還有唐家在駱駝灣的榮耀哩!

      顧寶青又把話題扯到幸福上來了!

      唐榮斌想到唐家的榮耀,端了架子,邊走邊說:寶青啊,什么叫幸福?幸福在任何地方都是相同的。在駱駝灣這深山里,人們吃喝不愁,房子寬敞明亮,剩下就是身體了,幸福最后拼的是個好身體!

      大山里的生活和勞動是遲緩平靜的,如今富裕了,對于每個家庭來說,每一天的節奏都是忙亂而緊張的。顧寶青這兩年,把唐榮斌的穿戴準備齊全。他們生了幾個孩子,辛苦把他們養大,省吃儉用,當兒女的好好盡孝,不然老人突然走了,兒女就會后悔。所以,女兒們常常過來看望,還孝敬一些東西。有時候,唐榮斌津津樂道地說著駱駝灣的扶貧故事,孩子們親熱而崇拜地圍在他身旁,聽得入了迷。孩子們看見駱駝灣的好日子來啦!

      唐家有一個好家風,叫遇事不責備!遇事相互責備,于事無補,還會傷害家里親人的感情。有困難全家人一起扛!老兩口過了這么多年,磕磕碰碰難免,可是彼此從來沒有責備過。唐家四個兒女們也繼承了這個好家風,沒有一家吵架鬧離婚的。子女離婚是對老人和孩子的傷害啊。還有啥比這種孝順更金貴的呢?

      從村街走了一圈,再回到家里時,已是中午時分。唐榮斌累了,雙腿幾乎邁不開步子了。過去他喜歡蹲在樹下,像木頭人一樣坐著,神情恍惚。今天他蹲不住了,坐在新房門前的石墩上,望著云彩發呆,云彩一朵一朵,顯得眼花繚亂。他低著頭,兩只眼睛微微閉合著。

      顧寶青忙著給唐榮斌做飯,時不時淚眼朦朧地瞥一眼外邊坐著的老唐。即便他躺著,一直躺著也好,不說話也行,就這么守候著,這個苦了一輩子的女人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幸福!原來,他們光以為有了錢才會幸福,其實,回憶無數艱難困苦的日子,他們老兩口與孩子們,不生氣、不打架,相互攙扶、體諒,又何嘗不包含著人生的幸福呢?

      唐榮斌坐在新房的門口石墩上,抬眼就能望見老宅。那已經是“第一大院”了,里邊有他和寶青與習近平總書記的合影,有光光的巨石,他覺得有生以來,第一次這么疲乏,只想坐著不動,永遠面對著老宅的門口。顧寶青做飯,時不時出來看看老唐。

      唐榮斌顫抖著聲音說:寶青啊,我們有今天,根本不是老院里大石頭帶來的好運,我們得知道感恩,感謝總書記,感謝黨和政府,黨就是我們的靠山,我們的一切!

      顧寶青頻頻點頭:是啊,記住啦,記住啦!

      有一天上午,唐榮斌失蹤了,顧寶青心臟直跳,緊張萬分。自從老唐病重,她心里就亂糟糟地靜不下來。她和孩子們帶老唐去了幾趟醫院,醫生說這是慢性心血管病,沒有什么好辦法,適量運動、吃藥、靜養。

      誰想到,這天上午,唐榮斌竟然吃力地爬上了山坡,找到他家流轉的那塊土地,褐色黃土被雨水泡得軟軟的,玉米茬子都爛了。原來是低矮的耕種玉米的小山丘,形成平緩的波浪狀的斜坡,朝著北面伸展開去,視野很好,一下子能夠看見駱駝灣的一半景觀。唐榮斌扶著一棵樹干,愣在那里,樹葉上的露珠灑了他一身,他遙遙聽到幾聲召喚。到處是菌菇大棚啊,一色黑色的塑料蓋頂,他聞到了土地的氣味,聞到了香菇的氣味。他在那蹲了好半天,然后站起來,他的目光越過黃昏中連綿起伏的群山,望見了他家老宅和新宅,兩只手抓著自己的胸口,熱淚在臉頰上流淌著,默默地說:我知道自己不行了,說走就走了,寶青啊, 你帶著孩子們奔前程吧!記住,你要替我活著!然后,他對著土地又說了幾句熱絡話。

      唐榮斌從山上回來,渾身哆嗦,手、胳膊干啥都不靈。顧寶青也從小吃攤回家了。顧寶青沒有想到唐榮斌會有登山的氣力。這讓顧寶青生氣,還有說不出的酸楚。盡管唐榮斌身體越來越差,他還想干點事,不知他從哪兒弄來了鐵絲和木板,悄悄放在床頭,顧寶青沒有在意鐵絲和木板,也沒有問他,但是,她發現他除了身體哆嗦,眼睛還腫了,腫得像核桃一樣大。

      唐榮斌的舉動讓顧寶青驚訝,唐榮斌找來了鐵鉗,鼓搗著做了一個東西。顧寶青不知這是啥意思,追問也不說,等他手里的東西漸漸成型了,顧寶青忽然發現是在做一個燈籠。

      顧寶青又叨叨開了:瞎鼓搗啥?好好養病比啥不強?

      唐榮斌顫抖著聲音說:寶青,我做的這個燈籠,過年的時候,孩子們來了,就掛在門前,祝福我們子孫后代,祝福我們駱駝灣。如果我走了,你要叮囑孩子們,我們家的好日子,是習近平總書記給的,黨和政府給的,總書記要是再來駱駝灣的話,就跟總書記說,我唐榮斌親手給總書記做了個燈籠!感謝習總書記,感謝黨和政府,讓我們過上了幸福生活!

      顧寶青聽懂了,心中一熱,淚水在她憔悴的臉上淌著:是啊,是!你還挺有心啊——

      連續半個月,唐榮斌都在做燈籠。

      兒子唐俊峰對唐榮斌做燈籠不解,甚至還有些嘲笑。大女兒唐俊娟一直照顧他,她也是不解,但是,女兒看他累出了汗,不停喘息,出于心疼,竭力地勸說:爸,別干了,我去集市上給您老買一個好燈籠。唐榮斌搖頭說:你懂個啥,買,咱家有錢了,買得起,這個燈籠不能買,必須我親手做。代表我的心哩!唐俊娟還是不理解,嘟囔幾句,無奈地躲了。唐榮斌終于把骨架擰好了,紅色的綢布一裹,還真像模像樣了!顧寶青攙扶著唐榮斌哆哆嗦嗦地把燈籠掛上門楣,燈籠點亮了,紅彤彤的耀眼,映紅他的臉膛,映紅人的心,他整天抬頭看來看去。唐榮斌拉著顧寶青的手說:寶青啊,我要是走了,你可得替我活著!

      顧寶青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嗔怨說:凈說瞎話,走啥走啊,你給我好好活著!

      又一個深夜降臨了!唐榮斌像以往那樣睡去,他翻了個身,發出輕輕的、恍若隔世的嘆息。顧寶青聽見了他的嘆息,但是沒有想到,第二天,唐榮斌因心臟病去世了!

      2018年12月28日,唐榮斌還是去世了,悄悄地走了?磥砣藢ψ约旱拿是有感覺的,要不老唐嘴里總是說要走呢,好房子,好日子,都沒留住這老東西。顧寶青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淌個沒完。她恍惚間對自己說,老唐沒有走,他扛著鋤頭上山了,收他的玉米去了。哦,那些流轉的土地都建成菌菇大棚了,哪里還有玉米地?地下有玉米嗎?

      顧寶青讓兒子唐俊峰給父親唐榮斌洗了遺像,一張黑白的,一張彩色的,黑白的葬禮用了,彩色的掛在她的房間,讓老唐每天都看著顧寶青的幸福生活!

      顧寶青門口的墻壁上,懸掛著唐榮斌的大幅相片。滿臉皺紋的唐榮斌正微笑著望著她。顧寶青每天起來,一抬頭就先看見唐榮斌的照片,心里空落落的。無情的現實告訴她,老唐確實走了,她在地上,老唐在地下,陰陽兩隔。盡管兩人沒有轟轟烈烈的愛情,但是,深厚的感情是在與貧窮做斗爭的苦難中建立的,是那樣醇厚、真摯,老唐一走,她精神上的重要支柱被抽掉了,使她有一種說不出的悲傷,她面對模糊的老宅,再瞅瞅新宅,真想大哭一場,此刻,她的眼里滿含淚水,長聲哭泣著:老唐啊老唐,苦命的人啊,日子這么好,你著急走啥?你放心吧,我顧寶青替你活著呢——

      2019年春節到了,過大年了,鞭炮齊鳴。唐家后人們齊聚新房,人氣鼎盛,親情融融。全家吃年夜飯的氣氛還是無比歡悅,遺憾的是,唐榮斌不在了,如果他還活著該多好!

      夜晚,顧寶青看見懸掛在太行山下的紅燈籠閃閃發亮。

      (本文節選自關仁山脫貧攻堅題材報告文學《太行沃土》,即將由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網
      亚洲一区在线日韩在线
      <span id="cmnqu"></span>
    2. <legend id="cmnqu"><i id="cmnqu"></i></legend>
    3. <span id="cmnqu"><sup id="cmnqu"></sup></span>
    4. <strong id="cmnqu"><output id="cmnqu"><div id="cmnqu"></div></output></strong>
      <track id="cmnqu"></track>

      1. <optgroup id="cmnqu"><i id="cmnqu"></i></optgroup>
        <track id="cmnqu"><em id="cmnqu"></em></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