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一区在线日韩在线

<span id="cmnqu"></span>
  • <legend id="cmnqu"><i id="cmnqu"></i></legend>
  • <span id="cmnqu"><sup id="cmnqu"></sup></span>
  • <strong id="cmnqu"><output id="cmnqu"><div id="cmnqu"></div></output></strong>
    <track id="cmnqu"></track>

    1. <optgroup id="cmnqu"><i id="cmnqu"></i></optgroup>
      <track id="cmnqu"><em id="cmnqu"></em></track>
      首页 >> 文學講堂 >>現代文學 >> 有我之境——評陸子的詩
      详细内容

      有我之境——評陸子的詩

      时间:2020-01-11     作者:王萬舉【原创】

      有我之境

                       ——評陸子的詩

                                                         王萬舉

      中國詩人能夠形成獨特風格的不多,陸子算一個。詩人李自國認為,“陸子的詩歌保持了一種獨立的品格……”,我對此深表贊同。詩人馬林帆以“詩意·哲思·風骨”為題評論陸子的詩,我以為,這是極為精到的概括。換一個角度說,陸子的詩創造了別具風格的“有我之境”。

      “無我之境”“有我之境”原本是中國美學對中國畫的品鑒用語,這里只是個借用。元人作畫,有的占用很大畫幅題字題詩,使之成為畫作的一大元素。如此一來,字畫同一,以線條和紅章構成一個完整意境;形神融合,以詩意點明畫意。這當然是營造了一種“有我之境”,就像給無標題音樂加上標題一樣。但另一種“有我之境”似更應注意,這便是僅憑突出神似、詩意、筆墨和線條來營造有我之境。由于將寫實和形似壓了下去,主體(我)便高揚起來,詩意便高揚起來?梢,中國畫(元畫)的“有我之境”是通過字畫同一和“離形離實”兩種手段或二者結合并用來營造“有我之境”的。詩歌不是形式藝術,營造的手段當有不同。我們看陸子的詩:“一片廢墟連著一片廢墟/一片尸體連著一片尸體/一片哭喚連著一片哭喚……”這是寫實!皩崱闭,生活之真實細節也。詩歌的“有我之境”首先要靠細節的真實托起來,這正是內容藝術與形式藝術(例如畫)的在“我”的出場或在場上的不同之處。在真實地再現了震后的圖景、聲音、活動之后,詩人吼出了最強音:“中國,挺住/你的脊梁/你的脊梁到底有多堅挺”。這雖然在形式上是對“中國”的呼語,但卻是詩人自己的誓言。

      陸子詩中的“真”常常是災難、苦難及死亡等負面。你看這首精短之作:“一眼就能認出,你是神旺的老虎/沒有皮看得更清/看這——骨頭”。(《虎標本》)這是“真”背后的“真”,是“實”后面的“實”。也就是說,他沒有寫“神旺的老虎”,而盯住了這具虎的標本。我敢說,如果順著陸子的目光看下去順著陸子的思緒想下去,你會看出和想到力量、勇敢和威猛。用這些負面的元素來襯托“我”的出場或在場,是陸子詩歌的一大特色。格式塔心理學認為,物象與人的心理結構是“異質同構”的。當我們看到震后的斷壁殘垣、尸身血污時,看到虎標本時,特別是長時間審看時,就會聯想到觀看者自己。例如審看一根頂著重壓的柱子,就會產生自己是那根柱子的感覺并因此產生某種崇高感?隙ǖ卣f,陸子詩歌中負面因素的鋪陳會引出多樣的“我”即不同的情感意緒來。據說,詩人陸子曾是一位軍人,這就好理解了。讀陸子的詩需要像詩人那樣有著對宇宙人生辯證思考的智商和心魄。因之,面對陸子的詩,會有兩種人或兩種態度:一種是立即掩卷,一種是反復玩味。而一旦你沉思起來,你便發現一個強大的陸子和一個強大的你。前文所謂“真實后面的真實”,實則是生命、成長、存在、利人、威猛等等的負面,這是人們所不愿見但又回避不了的自然法則和社會鐵律。如同魯迅所言,給一個剛出生的孩子賀生,一般是說他可能升官發財,但這只是一種可能性,而死亡卻是必然的?捎钟姓l用“必死無疑”來給新生兒賀生呢?陸子詩中的“有我之境”,是超越了自然法則和社會鐵律的形神統一體,而其中的“神”,便是一個主客體統一并統攝悲劇的“大我”。沒有哪一次巨大的歷史災難不是以更為巨大的歷史進步作為補償的。這才是陸子詩歌有別于他作的意旨所在!读骼说娜~》《琥珀墜兒》《墓碑》《泰坦尼克號》等等,都或濃或淡地體現著這一意旨。

      這種“有我之境”常常不是靠主宰和“戰勝”法則和鐵律來營造。請看這幾句:“他不知道世界發生了什么/不知道自己失去了娘親/和往常一樣/饑餓了就哭/然后就有溫馨的胸脯/將乳頭送進哭泣的小嘴……他不知道他的臉上/滴來誰的淚水,是那樣滾燙……”“邏輯的”與“歷史的”是一致的。嬰兒不知道災難,遠古的人不知道災難,未來的人也“不知道”災難。第一個是真不知道,第二個是想戰勝而無力,第三個是更加理性地看待那些不能躲避的災難。陸子的詩介于中間,正導引著人們走向未來。在陸子所營造的“有我之境”里,撕肝裂膽的悲喜不多,理性的偉力彰顯。

      陸子的許多詩是用第一人稱寫的,如《太陽,我的母親》《陽關》《子彈如是說》《我與鳥》等等。這里的“我”同樣擺在了法則和規律之中。

      寫到這里,應該總結幾句了。陸子詩歌“有我之境”中的“我”,第一位的是法則和鐵律,第二位的是人類,第三位的是詩人自己。借此設計,陸子詩歌把“戰勝自然”及“戰勝”別的什么也歸于法則和鐵律即歸于必然,這樣做雖然躲避了崇高,也淡化了悲劇意識,但更體現出現代意識。

      陸子是中國詩壇有影響的詩人,他的長詩《中國,在汶川亮劍》曾榮獲中國“首屆中華之魂優秀文學作品”征文一等獎。我相信,沿著自己的詩風去開拓,必將擁有更大的新天地。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網
      亚洲一区在线日韩在线
      <span id="cmnqu"></span>
    2. <legend id="cmnqu"><i id="cmnqu"></i></legend>
    3. <span id="cmnqu"><sup id="cmnqu"></sup></span>
    4. <strong id="cmnqu"><output id="cmnqu"><div id="cmnqu"></div></output></strong>
      <track id="cmnqu"></track>

      1. <optgroup id="cmnqu"><i id="cmnqu"></i></optgroup>
        <track id="cmnqu"><em id="cmnqu"></em></track>